苏州米勒包装用品有限公司

苏州米勒包装用品有限公司

202308月18日

值得回味的《重生之农女锦绣》,经典名场面,傲娇男主要逆天!

发布日期:2023-08-18 07:11    点击次数:138

第七章 连环计2

里长皱着老瓜脸,转头看向傅氏,后者正准备回骂,还未开口,白露却走上前,向着里长轻轻一鞠躬道:

“里长伯伯,劳烦您做个见证,”

此话一出,围观村民顿时哗然,显然汪氏指责人家闺女是哑巴不成立了,白露继续道:

“小女只是前阵子被撞了脖子,确实有几日不能说话,但断断没有成哑巴,至于彩礼,本来这不当我说,可我娘被气的狠了,恐怕说不清楚,只好我自己来说,”

说着回身走到傅氏旁边,故意扶着她胳膊,而傅氏看到对面汪氏可以吞下一只鸡蛋的嘴巴,发现大丫头忽然开了窍似的口齿伶俐,便得意的没再说话,只让白露出头。

“当初定亲确实有收十两小礼,可这是孙家同意的,至于嫁妆,我娘从来没有说过,也没跟媒人说过,婚书上也没定过,我位爷和爹去世后,只留我们孤儿寡母,就算娘爱护我,可家底薄没有可陪的,下面还有妹妹弟弟,小女万万不敢妄想,让家里为了我成亲去欠债……”

说到这又朝四周村民鞠了躬。

“各位叔伯婶娘,我们孤儿寡母的,虽然不敢跟人争斗,但这事关名誉,若是孙家因为我没有丰厚的嫁妆想退亲,大可来退,何必说这些污人名声的话!”

她一口跟本地人迥异的软糯口音,可比两个老婆子骂骂咧咧好听多了,何况小女孩多么惹人疼,说的也都在理,众人纷纷道:

“是啊,汪婆子,你嫌弃人家闺女没嫁妆,也不能哈诬赖人家是哑巴咧!”

汪氏脸一阵白一阵红的,自从那天堵住白露发现她不能说话,便来傅家试探,可傅氏只说没这回事,又跟踪两天,见她常去邱家,问那小寡妇,说是腌了嗓子,她就认定傅家在撒谎了。

她这脾气哪里忍得住,尤其是想到十两的定亲礼,立马撵过来退亲,可为什么……这小妮子又能说话了?!

她在众人的指责中一时消了气焰,只好推脱道:

“那也是傅家说话不清不楚!”

白露还没说话,里长先出声了:

“胡闹!你也几十岁滴妇人,是长辈,要是都跟你似的三棱子,咱们村还不乱套咧!”

这边白露见形势有利于自己,便退到傅氏身边,凑到她耳边小声道:

“娘,不如趁机把亲退了,有这个把柄,小礼就能不退了!”

傅氏听了眼睛一亮,是啊,退了这门亲,彩礼有十两,下次再给大丫头讲亲,又能多赚一笔彩礼了!

便插嘴道:

“里长,我家丫头白白受诬陷,不能就这么算咧,再说,我当初是不知道汪婆子这么坏心,以后我闺女嫁去她家咋能过嘛!”

里长最烦婆娘间没玩没了的纠缠,有些不耐烦道:

“那你想咋办咧?”

傅氏想到那十两定亲礼,又想到将来还会有新的彩礼到手,立马强硬起来:

“我家要退亲!”

汪氏满不在乎道:

“退就退,把我家的彩礼还回来!”

傅氏拢了拢头发,气焰高涨的走到前面:

“你空口白牙诬陷我闺女,想逼我家退亲,还想要回小礼,你想滴美咧!”

汪氏一听急了,跳起脚抓着里长道:

“里长,她这是不想给我家闺女,还想赖我家彩礼咧!他家就是一哈窝日鬼匠!”

傅氏刚要开口骂回去,就被里长怒斥道:

“好咧,别搡搡咧!”

说着将汪氏的手扒拉下去。

“那个到底是彩礼还是小礼?”

汪氏现在被逼急了,啥话都往外道:

“是小礼彩礼一起的,给了整整十两银子,要不然她傅家想滴美咧!”

傅氏一听“呦呵”一声道:

“当初可说好的是小礼,成亲都定在两年后呢,”

说着冲围观村民道。

“你们瞧瞧,这样算计的人家,真是心都坏黑咧!”

汪氏也懒得跟她掰哧,五两啊,够他们一家人过一年的了,当初她想赖掉定亲的小礼,结果傅氏伙同媒婆合伙坑她白露有大批嫁妆,为了挽回傅家,她才大出血给了十两。

里长是烦透了,斩钉截铁道:

“就退一半吧,准备好聘书庚帖就来我家。”

一说完就转身走了,汪氏彻底没有吵架的心了,毕竟里长在村里很有权威,若是定了只能听从,是以赶紧跟上去哀求。

而傅氏听见还要退一半觉得吃了大亏,抬腿就想追过去,白露一看心头一颤,这万一因为退彩礼谈不拢,导致退不了亲可怎么办?

情急下赶紧拉住傅氏,又怕她胡闹,赶紧小声安抚: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“娘,咱们家跟孙家肯定结不成亲了,现在里长碍着理帮咱们说话,追过去万一惹火了,说不定连五两都没了,这回还是算了,将来等我重新说亲,再要彩礼就是。”

傅氏当然还是不甘心,但却被白露那句“万一惹火里长”吓住了。

当年傅老太爷去世,被二房仗着跟县丞的关系欺负,让她第一回尝到没有父母庇护的滋味,是以对代表权威的长官们十分畏惧。

是以只能按下这口气,扭着腰回了家,门一关斜了眼白露,伸手掐了把胳膊,道:

“死丫头,快来给老娘梳头!”

白露一点也不敢反抗,毕竟还没彻底退掉亲,好不容易把傅氏劝回来,她可不想功亏一篑,乖巧的跟过去,这时傅霜从内屋出来,傅杰害怕的扑进傅氏怀里:

“娘,怎么了?”

傅氏忍不住摸了摸小儿的脑袋:

“哎哟我的儿,吓坏了吧?那杀千刀的贼婆子,将来别给老娘逮着!”

后面傅霜白着小脸道:

“娘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傅氏哼了一声,瞪着白露道:

“还不是这个扫把星,整天就没什么好事!”

傅霜立马抱怨起来:

“大姐,你做什么热那个孙家的疯婆子,吓死我跟阿杰了,看娘都被弄成啥样子了,”

说着又顺嘴问了傅氏一句。

“那大姐还嫁孙家吗?”

这句话又勾起傅氏痛失五两彩礼的气焰,一股歪火立马冲到脑门里,抬胳膊就往后面的白露扫去:

“嫁个屁,有个畜生爹,就养不出好东西来!”

白露本来正垂着头不作声,余光里见到傅氏的手打过来,下意识跳开去,那边傅氏没打到更生气了,插着腰叫唤道:

“你个骚蹄子,竟敢躲老娘,谁给你吃的饭,谁给你衣裳穿,你就跟你那个没良心的畜生爹亲,也是个小畜生!”

被压迫了一辈子,白露纵然习惯到已然麻木,但听她翻来覆去的羞辱父亲,心里头也觉得难受,一时愤恨难耐猛地抬起脸,恨恨的盯着傅氏道:

“打坏了我,我看怎么再去讲亲再去要彩礼!”

傅氏没想到向来逆来顺受的大女儿敢反驳她,而且表情那么肃厉,眼神那么凌厉,一瞬间被唬的一愣。

旁边傅霜本来也没想让白露挨打,添油加醋不过是习惯说话不顾人,现下也被白露的神情吓住了,想想如果白露打伤了,傅氏那么懒,家里的活岂不是都要她干了?

于是赶紧劝道:

“是啊娘,把姐姐打坏了,谁做饭喂鸡咧!”

傅氏回过神,便自找台阶的骂了一句:

“小王八羔子,晚上别吃饭!”

白露也不回应,径直背上竹篓出去了。

今日是上山拿药的时间,经过镇子买了些吃食,进了姜嫄殿,董源将一纸包递过去道:

“这里的药量够吃好几日,你清明后再来,我看看要不要改方子,估摸再吃一回药,你的喉咙应该就彻底无事了。”

白露对董源的照顾有些哽咽:

“董叔……我、我以后给你养老!”

董源应该略比父亲小几岁,据上辈子记忆,到白露死他都没有娶亲生子。

董源一听既欣慰又哭笑不得:

“好、好,丫头,将来不嫌弃董叔就好。”

白露抹抹眼角的泪水,认真的点点头,等吃过午饭,董源看时辰还早,便问了问她最近读书的心得,很可惜这两日事儿太多,根本无时阅读。

董源没有责备,只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道:

“这两日我有些忙碌,只抄了三国和两晋的部分,你先拿回去看,后面的我再抄,看书不着急,关键是能否理解和应用,否则就成读死书了。”

白露接过来仔细包起来,听说祖陵也会忙碌有些好奇,便问起缘由。

原来当今皇帝的二皇子,姓高名鹤,八年前册封庆王,封地庆阳卫,庆城县也囊括在内。

因祖陵恰在此地,是以到达封地头年来祭过后,每隔三年便会来一次,今年虽不到时间,但年初正月十五时,皇帝忽然下旨,让其替父为东北受雪灾的百姓祈福,庆王便来了祖陵。

而纵观今年年景似乎都不太好,各地不是洪涝便是旱灾,是以殿住认为还是提前准备的好。

明日就是寒食节,清明后很快便是端午,虽一直没有庆王要来的消息,但殿住古道依旧领着众殿丞准备,清明小祭也是为了演练一番。

难怪这几日常看董源在专注写着什么,原是祭文,当下理解为啥让她清明后来了,本朝女子地位不高,这样的祭祀,平民女子是连出现资格都没有的。

白露也很释然,借厨房做了好些苜蓿馍馍和玉米面黄,还有凉粉,吃了午饭,留下一大半,带了一小半离开了。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

TOP

Powered by 苏州米勒包装用品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